贵州软文网 >好看的 宅文小说(只要胆子大,皇帝休产假) 我是节操 著

好看的 宅文小说(只要胆子大,皇帝休产假) 我是节操 著

本帖最后由 hvda6145 于 2019-5-18 18:34 编辑

帝国的黄昏 第一章【噩梦开局】    https://www.38kanshu.com小说免费在线阅读,小说分享平台      


穿越,这是现代人一个并不陌生的词汇,在信息发达的二十一世纪,关于穿越的小说,电视剧,电影层出不穷。

    而在穿越者之中,每个人的开局,是有很大的差距的。

    比如穿越到古代的帝王之家,这就是一个梦幻般的开局,有梦想的可以朝着帝王之位奋斗终生,如果不喜欢争斗,只想混吃等死,那就可以选择做一个太平王爷,过着没事调戏小丫鬟的败家子生活。

    差一点的,则是商甲之家,虽然远不及帝王之家那么容易,但也可以利用自己五千年的学识,成功达成赚到一个亿的小目标,扩展商业垄断全国。最后在其她人羡慕的目光中,说出自己从一生最大的错误,就是创建了这个最大的商业帝国,并且对钱没有兴趣的谦虚台词。

    再不济,也可落得一个平民之家,开局一亩地,家底全靠打拼。只要努力做出一番事业,以后就可以没事遛遛狗,斗斗诗,过上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生活。

    而墨浔却遇到了传说中的噩梦开局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只见,村子的大门被骤然打开,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跑了出来,少年身材瘦弱,皮肤却很是白皙,一身洗澈的有些泛白的青色衣衫,穿在身上,显得十分的干练。

    此时,少年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焦急之色,不时的回头看向后面,仿佛有什么人在后面追赶一样。

    “少爷,快跑啊,秦军追过来了……”

    看着一脸焦急的小丫鬟,少年不禁泪流满面,一边拉起小丫鬟,一边跑,一边苦笑道:“老爹啊,你老老实实认命自己是个凡人不好吗,没事瞎折腾什么啊。”

    墨浔的老爹,墨傲天,本是青牛山的一个家境还算可以的小地主,自称鬼谷派后人,有经天纬地之才。

    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,他先从文,寒窗苦读数年,去咸阳参加秦皇招贤令的官员选拔,结果连续落选。此后认为自己没有从文的天赋,便弃文从武。

    又在家中练习了三年,再次去咸阳参加武试,结果当天射箭射中了考官的屁股,顿时鲜血直流,被考官一怒之下,轰了出去。

    接连受到了打击,可老爹他却没有一丝放弃,反而重新拾起了斗志,开始弃武从医,又花费了三年时间,终于按照一个古方,依法炼制出了一枚包治百病的神药。

    而此时恰好赶上了,秦皇欲寻长生之道,召集天下名医,术士前往咸阳,老爹他便带着自己炼制的新药,自信满满的去了咸阳。

    这枚神药耗费了百余种珍贵的药材,才艰难的炼制出了一颗。老爹曾劝秦皇亲口吃下这枚珍贵的丹药,以免浪费神药。

    可是在丞相李斯的劝告下,让试药官先试一试这丹药的效果。

    结果……

    负责试药的太监,吃了神药之后,当天晚上就脸色发紫,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的死了。

    大胆刁民,竟想谋害于朕!!!

    秦皇见状顿时大怒,伴随着咸阳宫的一声令下,不仅将包括老爹在内的百余位术士,一起被下了牢狱,还专门下了旨意,命各地县令务必抓获其余贼党,一并严加处置。

    于是墨浔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,第二天醒来自己就莫名其妙成了通缉犯了。

    当县令听到墨傲天出自青牛村时,自然是兴奋不已,这说明其贼党就在自己管辖的范围,如果拿下这这批触怒秦皇的贼党,那自己的仕途高升岂不是顺理其章的事情。

    于是在县令的一声令下,成百上千的官军涌入这个贫瘠的小村庄中。

    而在村子被官兵包围之前,墨浔在小丫鬟的庇护之下,从后院墙角下的暗洞仓皇出逃,这才在官兵的包围之前冲了出来。

    墨浔摸了摸怀里的一个钱袋,想起了临别之时,自己那个便宜老爹交代自己的话。

    “儿啊,老爹我终于明白了,学医救不了大秦人啊。今天我虽死,但我们鬼谷派却不能没落,鬼谷的未来就拜托你了……”

    回想起往日里,那个一脸欣慰笑容的老爹,墨浔轻咬嘴唇,双眸微颤,看着钱袋里仅剩下的几十枚铜币,轻轻捏紧了手中的钱袋,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。

    “爹啊,儿做不到啊!”

    “少爷不可轻易放弃,老爷说过,你天纵奇材,一定可以继承家业,完成老爷梦想的。”望着身边一脸乐观的少女,墨浔的眼角突然变得更加湿润了。

    “发现贼党了,就在前面,大家快追,务必给我擒住他!!!”

    回头看去,只见村口一位官兵发现了他,指着他的方向,对身后的同伴喊着,顿时有七八个官兵跑了过来。

    墨浔见状,顿时惊得一身冷汗,急忙一把抓起少女的手,朝着树林深处跑去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一处寂静的幽林之中,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   密集的灌木丛中骤然伸出一只手,将周围蔓延的藤蔓拨开,一位手握长刀的女将脚步一顿。看向前方,空旷一片的前方看不到丝毫人影,只有一条蜿蜒的小河,流着淅沥的河水。

    “臭小子去哪里了,怎么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了!!!”女将抓起旁边一名士卒的衣领,质问道。

    “将军,我们也不知道啊。我们一直紧追在那臭小子的身后,谁知道那家伙跟兔子一样,钻到林子里就消失不见了。”士卒一脸委屈道。

    “这可恶的臭小子,跑的倒挺快!”女将咬牙道。

    好不容易遇到一群被通缉的罪犯,只要将其擒拿送到京都,那升官发财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如今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金山从自己眼皮底下跑了,也难怪她如此生气了。

    “将军,我们虽然没能擒住那臭小子,但也抓住了其它不少术士,回去足够给大人交差了。”

    “对啊,将军,不就跑了一个黄须小儿,算不得什么,待全城张贴通缉告示,拿下那臭小子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,将军无需动怒。”

    “也罢,也只能如此了,待我擒住了那个臭小子,必定要他好看。”

    女将闻言恨恨的一把松开士卒的衣领,愤恨的一脚踢向岸边的一块巨石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磨盘大小的巨石顷刻间化作碎块飞溅而出,跌落在河水之中,溅起晶莹的水花。

    看着气呼呼转身离去的将军,周围的官兵对视了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   然而,官兵没有看到的是,在小河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之中,两根纤细的芦苇,竖在淅沥的河面之上。

    支持:38看书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


贵州软文网:免费外链、广告、软文发布网(www.gzrww.club)